主辦單位 Organiser

 

Persatuan Bahasa Hokkien Pulau Pinang

庇能福建話協會

(PPM-015-07-04122014)

Privacy Policy

Terms of Use

聯絡我們 Contact us

lianlok@speakhokkien.org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Twitter Icon
  • White YouTube Icon

©2017 Persatuan Bahasa Hokkien Pulau Pinang 庇能福建話協會 版權所有

歡迎訂閱以獲取最新消息

Subscribe for our latest news.

​關於

講福建話運動

除了發源地之外,福建話也是東南亞許多地區各族群與民系的通用語。它也吸納了其他民系與東南亞本地元素,是個海納百川的語言。自二十世紀,單元同化政策開始盛行,福建話在不同國家遭到不同的方式打壓,導致使用領域遭其他語言佔據,逐漸喪失原有的地位,迫使現今的父母放棄傳承給下一代。

1946

台灣國民黨政府強制推展「國語運動」:學校處罰學生說母語,公共廣播限制母語

緬甸政府推行緬甸化政策迫害少數族裔:1967年發生排華事故

1962

圖片來源:《空中網》

新加坡政府推展講華語運動:公共廣播強制禁用母語

1979

圖片來源:《關鍵評論》

新加坡政府鼓勵停止在工作場合講母語

1982

馬來西亞雪蘭莪中華工商總會推展第二次講華語運動

1985

圖片來源:《星洲日報》

中國通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 通過法律限制母語用途,把說母語者比喻為不文明的人

2000

1937

日本殖民政府在台灣推展皇民化教育:強制父母放棄母語,轉用日本語

1956

中國政府指示終止以母語教學

1965

印尼發生九三零政變:蘇哈多政府推行新秩序,所有中國的語言都被禁用

1980

馬來西亞雪蘭莪中華工商總會推動講華語運動

1984

新加坡政府鼓勵父母放棄跟孩子講母語

1998

印尼黑色五月排華暴動:福建話重鎮棉蘭成為攻擊目標

關於本運動

講福建話運動由庇能福建話協會主催,是一個專注於振興福建話的語言復興運動。本會在2014年成立於馬來西亞檳城,獨立運作,不附屬於任何籍貫會館、地緣性組織或政治團體。本運動致力維護及拓展福建話的使用空間,鼓勵父母用福建話跟下一代溝通,也鼓勵大眾在社區及工作場合主動配合講福建話。本運動致力重新營造講福建話的環境,在它原本的通行區內拓展其用途,恢復其社會地位,以減輕父母放棄母語的壓力。

我們的主張

本運動主張為語言分區,按照「屬地原則」在某一城市或區域推廣某一語言,而不按「屬人原則」(即針對個人血統、籍貫推廣),以避免因通婚人口流動而造成多個語言在同一區域內競爭。這樣才能擴大這些語言的使用範圍,讓它走出家庭領域,扮演大眾語言的角色。

關於福建話

什麼是「福建話」?
福建話在東南亞是指源自中國福建廈門、漳州、泉州及台灣沿海一帶的語言。視地方而定,也有些人稱這個語言為閩南話、河洛話、台語或咱人話。廣東的潮州、汕頭、汕尾、惠州,還有浙江溫州及台州外圍地區的語言也廣義上被認為是閩南話的分支。各地的福建話的腔調各異。20世紀,廈門腔被公認是福建話(閩南話)的標準口音。但後期由於台灣媒體的發展,台灣優勢腔崛起成為今天的新標準。

福建話是不是華語的方言?
不是。華語來自北京,福建話來自福建。通過斯瓦迪士核心詞針對這兩個語言的差異進行統計分析顯示,核心詞中只有49%的詞彙跟華語同源,比起英語和德國話的差異還大10%。[1]

德國話不是英語的方言,福建話也不是華語的方言。

福建話能不能用文字表達?
能。20世紀之前,文言文是唯一受政府承認的官方文字。官方並不鼓勵使用福建話書寫,因此福建話的文獻不被看重。最早的閩南文文獻在1566年之前就已經出版,是一部用泉州和潮州話書寫,名為《荔鏡記》或《陳三五娘》的劇本。此劇本共有兩本流傳至今,一本藏於日本天理大學,另一本藏於英國牛津大學圖書館。

自1835年起,從英國來到檳城定居的撒母耳·戴耳與《中國叢報》的編輯及讀者們開始商定一套適用於拼寫所有中國語言的拼音方案,奠定了福建拼音系統的基礎。此後此系統不斷演變,後來稱為「白話字」。台灣政府於2006年修訂、調整以拼寫不同口音的閩南語,改稱為「台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簡稱「台羅」。

 

過去的幾個世紀,許多人使用各式各樣的漢字來書寫福建話,造成了混亂。台灣政府在2009年又推薦了700個福建話漢字,以方便用漢字書寫福建文。

福建文要怎麼寫?
請閱讀「十分鐘學懂讀寫福建文」。這裡進入:

圖片由CJ Bug提供

 

參考:

[1] 平山久雄,2002,〈從語言年代學看閩語的地位〉丁邦新、張雙慶(編),《閩語硏究及其與周邊方言的關係》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頁4。

[2] DeFrancis, J.,1972,《Nationalism and Language Reform in China》,頁20,New York: Octagon Books。